时间往往对于人们来说是衰老的证明,可是对于对节白蜡来说,确是生命的协奏曲。千百年的历史沧桑不过是弹指一瞬,似乎只有它们才能见证生命的永恒。

  对节白蜡的存在以及演变的时间无从考察,但是它首次被湖北农学院苏丕林教授发现只是在1975年。率先被武汉绿林园艺公司董事长蔡平安开发利用它制作盆景只是在1994年。
  悠悠岁月,何其寂寞,可它就那么默默的生长着,淡看日升日落、云卷云舒。时至今日,却仍有许多人不认识它、也不了解它,可关于它的故事确实流传深远。
天然景观大树.jpg
  千年前的盛唐女皇时代,它常伴君王侧。因其树叶似人的手掌,其枝干像翡翠一样透亮光滑;尤当清风拂过、月光照耀时,它会发淡淡光晕,就像一尊千手观音在守护着君王。它曾被御为国树,极盛一时。“伴君如伴虎”。常伴君王侧,哪能有永久的安稳岁月。一次君王武则天醉酒后下诏:“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对节白蜡却同牡丹因未及时开花,被君王遗弃。牡丹被贬洛阳民间,它却被砍成一节一节,并插满绣花针埋葬宫墙之外。恰逢一位京山商人的路过看见偷偷带走了一节,才让她在湖北的大洪山南麓余脉重新安家,繁衍生息。但从此以后,它的每节枝干上都有两个较长成对的荆刺,所以被当地的人昵称为对节树。
  对节白蜡离奇的身世,让它赢得了世人的关注,于是这棵被遗忘的稀世珍宝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保护。让她虽然经历了人们常说的荣辱之变,却并没有就如此销声匿迹,而是一如既往,泰然自若的屹立于这大千世界。
  对节白蜡对于我来并不陌生,以往在故乡随处可见。但当第一次看见树龄近2000年的古树时,还是被它那苍劲挺拔的身姿吸引。那是到钟祥市客店镇南庄村游玩,见到树里有一棵一树多干、冠幅硕大、枝繁叶茂的对节白蜡大古树。据导游介绍,经多家林业部门专家学者考察论证,树龄己达1800多年,它却昂首屹立,生机盎然。看着那翠绿的枝叶,摸着那古老的树干,似乎就能感受那沧桑的气息,看见那近千年的风雨沉浮。它的树心早已经被风化,仅靠树皮来补给养料,但你却看不见它的衰败,满眼都是它那蓬勃的生机。曲干虬枝,在它身上似乎有了完美的诠释。虽然它没有桂树的清新自然、也没有三角枫的绚丽多彩,但它却有它独特的魅力:它古朴苍劲、高大挺拔、美观秀丽,庄重典雅,总是以从容的姿态展现它沧桑的美丽。因此,荣膺“老寿星”称号。
  对节白蜡虽然如此低调的生长着,可是它却有不俗的身价。它是当今世界仅存的木犀科白蜡属名贵树种,因其独特的价值,被誉为世界植物“活化石?”。并在1989年在京经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研究所,武汉植物研究所和国家环保局等单位,正式公布为国家级珍惜濒危植物,并载入《中国植物红皮书》第二册中。值得一提的是,武汉绿林园艺用她制作的盆景《横空出世》和《笑傲沧桑》,在1999年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上,分别荣获金奖和银奖。对节白蜡也因此荣获植物类金奖。
  对节白蜡身价虽然不俗,但是它却毫不娇气。它在极端最低气温-20.3℃,最高气温40.3℃均能成活,且萌发力旺,不管是根发、插枝、播种均可成苗。而且还有遮阴好,色相好,抗烟尘,耐瘠薄,无污染,病虫害少,管理简单的特点。最让我感到神奇的是,它的寿命可长达两千岁,可传近百代人。刹那间似乎让我了解了它荣辱不惊的缘由:悠悠岁月,风吹日晒,似乎只有怡然自得才能渡过这漫长无休的岁月,尽显沧桑古朴!
新画册32页上广场<a href=http://www.duijiebaila.cc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对节白蜡</a>.jpg
  我第一次看到用对节白蜡古桩制作的高档盆景,是在北京丰台区天龙花卉大市场武汉绿林园艺办事处;第一次看到用对一个白蜡造型景观大树打造的园林景观,是武汉绿林园艺在北京雁栖湖APEC国际会议中心。那些经典的对节白蜡文化艺术作品是绿林园艺人心灵的呐喊,是一盆盆见证历史的心声,是一棵棵传承历史的载体。绿林园艺的对节白蜡经典作品铸不成历史,然而历史凝结成的对节白蜡经典作品却叫永恒。它传送的是岁月的蹉跎,寄寓的更是茫茫生命的守望。
  每当我观赏到武汉绿林园艺对节白蜡制作的盆景,看到用对节白蜡造型景观大树打造的园林景观的瞬间,我的整个灵魂似乎漂浮着,在承载两千年文化历史根脉的载体中获得升华,在艺术经典中默念那份生命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