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节白蜡,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我的家乡在鄂中大洪山南麓的京山绿林山风景区,那里山势险峻,风景秀丽,唐朝女皇武则天与对节白蜡的美丽传说流传至今。蜿蜒起伏的大山孕育着万物,对节白蜡便是其中之一。

  记得读初中的时候,村里一位大哥叫章吉卫,他经常从大山里挖回对节白蜡树桩种养在自制的水泥盆中,桩形虽不奇特,也不大,但经他的手后,便具有整体桩形优美、苍老挺秀的特点,春夏秋季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庄重典雅,冬季落叶后曲干虬枝,苍劲古朴,风骨傲然。当时,我作为一名“小盆景爱好者”,经常到他家去“欣赏”一番。2000年,我考进了上海的一所名校,毕业后留校任教从此离开了故乡,对节白蜡也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前几年,随着住房条件的改善,我也拥有了别墅庭院,便重拾起玩盆景的爱好,但大多是江南树种,总觉得不如对节白蜡盆景的风彩。
盆景岁月如歌.jpg
  2013年冬天,武汉市又有个也喜欢摆弄盆景的高中同学刘晓伟,多次在微信聊天中提到老家的对节白蜡,提到老家有一个叫蔡平安,他在武汉市成立了武汉绿林园艺公司,并右江夏区庙山开发区建有一个以家乡的对节白蜡为主的园艺基地,园中不仅拥有在故乡己难找到的千余棵对节白蜡景观大树,还拥有近两千盆高档对节白蜡盆景。起初,我并未太在意,只觉得以往老家满山遍野都是对节白蜡大树和古桩,只要回故乡就可买到称心如意的盆景。
  2014年9月的一天,刘晓伟突然给我微信介绍故乡很难找到造型精美的对节白蜡盆景,并发来八张武汉绿林园艺对节白蜡盆景照片,犹如国画一样,应物象形,假借山石、木林,其造型借自然之树形,随类赋彩,借自然之景形,调节视觉角度,具有气韵生动、庄重典雅、空灵俊逸之美。其桩型各异,物象逼真,有的像游龙,有的像飞凤,有的像蛟龙探海,有的似高山流水,再加上人工蓄枝蟠扎,枝条伏俯而旁逸,跌宕而迂迴,如闲云悠悠,流水淙淙,给人一种疏宕自在、飘飘欲仙的美感,其丰富的质感,巧夺天工的造型,让人善心悦目,让我大开眼界。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隧暗下决心,待国庆节期间回老家弄几棵回来玩。
  临近国庆节了,我便怀揣着自己的“小九九”鼓动家人:“好多年没回老家了,今年国庆放七天假我们回老家一趟吧!”
  刚开始,遭到妻子的坚决反对,说老家太偏远又还很热不想去,说父母年迈回去又要麻烦劳累他们,就连女儿也说没有网络不好玩,不去……她俩都不愿回这可咋办?接下来的日子,我只好采取“软磨硬泡”、“各个击破”的战略,隔三岔五就在妻子面前提回老家的事,在女儿的面前说爹爹和奶奶很想她,已准备了好多她最爱吃的土特产,还鼓动在上海创业的同学张健全家也一起回去玩几天,顺便也去购买两盆对节白蜡盆景。
  最终,在9月30日傍晚,我们两家一起从上海出发,翌日清晨到京山后,先各自回家看望父母和亲友。3日大清早,我和张健走进大山去寻觅观赏当年的对节白蜡,可惜,对节白蜡树木已少,古桩大树早已不再!只有稀疏矮小的对节白蜡,让我们特别遗憾和失望。
  4日上午,刘晓伟又到武汉绿林园艺基地观赏对节白蜡,拍摄了几盆不错的古桩盆景照片用视频发给我们,我们看到照片后,当即请他买下。得知卖盆景园中还有上千盆这样的盆景后,我随即和张健俩赶往刘晓伟家里,请他带我们到绿林园艺基地中亲自挑选。
盆景绿荫如盖.jpg
  5日上午,我们果然在武汉绿林园艺基地中见到了大批形态各异、精美绝伦的对节白蜡盆景之美,给人怡情悦意的感受,这样的盆景作品,宛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妙不可言,简直让我眼花缭乱,无从选择。我让朋友先以他的眼光选一部分出来,然后由我和张健从中再选。就这样,看全景,观局部,问细节…… 一上午时间,最终确定了四盆对节白蜡盆景。
  称心如意的盆景终于买到了,我也算了却一桩心愿。可是怎么运回去又成了难题!基地的园艺师叫我们别担心运输问题,武汉绿林园艺公司负责帮我们发物流,保证打好包装不让盆景不受损坏,还保证在我们回家时,这几盆盆景也会随后到家。
  10月7日下午,当我们回家不久,四盆盆景便分别被送到了我和张健的家中,我及时打开包装看到它们的确安然无恙,一枝一叶都没有打蔫受损,这才安心地把它们安顿在阳台上。这几天下来,人困马乏,但心里却是乐滋滋的。晚上睡了一个安心踏实的觉,梦中我带对节白蜡盆景去参加世界园艺博览会,还荣信地获得了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