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我忙里偷闲利用双休日回了一趟故乡,那里是对节白蜡的原产地核心区域,在秀丽山水间享受休闲的快乐。同时,也为传承历史文化根脉的对节白蜡古树和古桩濒临灭绝而感到痛心和惋惜。

                                   20160722111119.jpg

    曾记得,在我老家村子北头大叔的屋旁边,长有一棵胸径过一米的的对节白蜡古树,粗壮的树干托起健硕的枝桠向四面八方伸展,庞大的树冠宛如一把巨型绿伞遮阳蔽日。盛夏的对节白蜡没有春天的动感与激情,但博大的胸怀将儿时的我们这群孩子容纳在其树荫下,快乐地嘻闹,玩耍。在其树荫下其它的植物不可能成材,只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草紧紧地贴着地面匍匐的展开其弱小的生命。让我们可以在树下尽情的游戏。

    在清晨,如果赶早起床,踩着露水来到这里等候第一缕阳光地到来,听着树上那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欢快的歌唱,那种感觉有点像叶圣陶笔下的“鸟的天堂”。一到中午,这里便成了我们这群孩子的天堂,偶尔还能碰上在省城上大学的大哥哥和他那个长得好看的女朋友,见我们来了就会讲一个好听的故事,完了我们在一片欢呼声中散去,只有她们俩还在对节白蜡大树下与那“叽叽喳喳”小鸟做伴。原谅我们这群无知的孩子吧。在自己长大后才明白,才知道我们扰乱了他俩的难得的美好时光。
     
    等我们上完高中人也长大了,便回乡参加劳动,这棵对节白蜡大树既是生产队开会的会场,也是我们青年人休闲娱乐的地方,炎热的夏季,浓浓的树荫下凉风徐徐,我们聚集在大树下打牌下棋,谈古论今,交流情感,规划人生,怡情悦意,悠哉乐哉!
   
    这棵古老的大树见证的事情太多,有我们童年的点点滴滴,有我们的青春美丽篇章,也见证了在省城上过大学的大哥大姐他俩生命之中的某段乐章……
   
    这次回老家再也见不到那棵古老的对节白蜡大树的踪影了,而在它屹立在那里生存了千百年的土地上盖起了一栋红砖绿瓦民居。那棵对节白蜡大树不是因年老而寿终正寢,它的树龄还不满一千年,与人相比较它正是中年,是被人把它卖给了外地的商贩。
   
    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又到村里的其他地方,去寻找记忆中的对节白蜡大树和古桩。所到之处,不仅那些大树古桩不见了踪影,就连稍大一点的对节白蜡树蔸和胸径20公分以上的大树都已难碰难遇了。我不忍心继续毫无结果的寻找下去,便提前返回了武汉。回到家中后我的心情也无法平静,承载着历史文化根脉的世界珍稀名木,在原产地将慢慢从人们的视野和生活中消逝,让我深感痛心疾首!
    
                                   4M7A4096.jpg
    
    前几天,我为了驱散心中的郁闷到江夏区汤逊湖畔去游玩,在庙山开发区毅恒街与金龙大街交叉口东100米处,非常幸运地看到那里有一片对节白蜡园林基地,据附近的居民介绍,这里是武汉绿林园艺公司的对节白蜡园林基地,这里被人们誉为“中国对节白蜡第一园”,这里聚集的全是对节白蜡古桩盆景和年龄较长的景观大树。喜出望外的我便情不自禁地走进基地去一探究竟,映入眼帘的是数千盆对节白蜡古桩盆景,还有千余棵对节白蜡造型景观大树。这里的对节白蜡抚平了我的心灵;这里的对节白蜡古桩盆景,让我看到了承载历史记忆和传承历史文化根脉的希望;这里的对节白蜡造型景观大树,让我坚信了对节白蜡文化艺术事业一定能够薪火相传,永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