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我上网又见到了武汉绿林园艺公司的精美盆景《横空出世》图片。它让我“既熟悉又陌生”。已故盆景大师贺凎荪先生在他生前看到这盆盆景时曾指出:这件作品是杂木类盆景风格的一次创新,很有“奔击式”况味,给传统盆景带来质的改变。

                                   横空出世.jpg

        据我所知,这件作品以对节白蜡配合龟纹石经过八年培育而成。作者有意把主干向右横斜而出,构成副强劲有力的动势,又起到了平衡左右的作用,让这一主干枝条的演绎,就像一条腾空飞翔的虬龙径直寻找自己飞往的目的地。嫩绿的枝叶与苍老的树干形成鲜明的对比,孕育着极强的生命力,一种试图在逆境的挣扎中摆脱自身现实处境的悲壮努力,一股吃不透的憨野劲头。纵观全局树岸为石,水际为虚,山石缀于其中,犹如缓慢起伏的山丘,树与石有主有次,左右呼应,溪泉占了整个画面的三分之一。这些空白显示了作品的广阔无际,一任自然,因而气韵流动,空中传神,使人有一种疏岩自在、飘飘欲仙的美感。这件盆景艺术作品曾在99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上荣获金奖。

       武汉绿林园艺《横空出世》的创作,其实就是一个关于生命的寓言。在无懈可击的时光面前,宇宙芸芸众生,都将会有这种“横空出世”的现象和方式岀现的可能。相比较而存在的这个“横空出世”,该蕴含着多少曲折,多少辛酸,多少无奈,多少挑战⋯⋯《横空出世》的创作因而狂纵而又雅逸,豪放而又含蓄。所以,凡盆景必须着力意象的经营,于是这样一种“意在象外”的氛围也就跟着自然产生。与此同时,还必须是创作主体在一定的意志和情感触发下,方能将主观的个性风格转化为作品风格。
  
                            baff2d69b406606aa40b34b020127c09.jpg

        2005年国庆节,我曾从郑州专程去武汉绿林园艺基地,参观游览了对节白蜡盆景园,满园排列的整整齐齐的近千盆对节白蜡盆景,依然碧绿如洗、苍翠欲滴、生机勃勃、令人惊艳。有的主枝和侧枝成犄角之势,相互衬托,相护依赖,仰天凝望,既显端庄秀气,又现遒劲苍老,实为难得一见的精品;有得主干高耸,出枝很少,突显孤高姿态;有的枝干造型极为壮美,不求枯古,但求苍劲,庄严肃穆,坚毅挺拔,绝顶自然;有的树干凌空挺拔,跌宕有势,飘枝张扬奔放、清秀明快,树姿健秀,临危不惧,动态有势,气象万千;有的枝条或放或敛,或趋或收,主干铮铮如劲骨,树纹辗转如风霜印记,营造出超凡脱俗的气韵;有的根干扭筋转骨,凹凸嶙峋,古朴苍劲,笑傲苍穹。方寸间稳健的树根,粗壮的主干,千姿百态的造型,书写出对节白蜡历经的岁月沧桑;疏密有度、层次分明的虬枝翠叶看似柔弱,却处处透露着不可侵犯的凛然神态。满园皆是立体的画、无声的诗、鲜活的雕塑。真可谓:“匠心独运大师功,满园春色意无穷。婀娜多姿待嫁女,百看不厌靓丽容。”

        如今重读武汉绿林园艺的盆景,是自己记忆的回归与印象情绪的再现,也是被读作品的精神价值的升华,重读的意义就有了可靠的保障。正如意大利作家卡尓维诺曾经指出:“精典不是你在读的书,而是你正在重读的书。”

         朋友们,听了我的介绍,你一定非常迫切的希望走进武汉绿林园艺对节白蜡盆景园,去看一看那千姿百态,如诗如画的盆景。热情的武汉绿林园艺人随时欢迎你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