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甚了解到一往情深,从懵懂请回到爱不释手,都是对节白蜡的魅力使然。古色古香的盆钵,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苍古遒劲的景观,似乎有听不完的故事。
                                       流云飞渡.jpg
        十五年前,我对对节白蜡树种还不甚了解,现如今却对对节白蜡盆景一往情深,爱不释手,无法自拔。
    以前,我在家里的阳台上摆满了茉莉花、杜鹃花、山茶花、栀子花、月桂、梅花等开花树盆景,春夏秋冬自然是开的无比灿烂,清香四溢。无奈时间一长,这些娇气的花木都被我慢慢玩死了,对于玩盆景的人来说,真是让我痛心疾首、欲哭无泪。
        2002年的某一天,盆友要带我去江夏区庙山开发区一个园林基地去参观,他说:“这个基地被人们誉为“中国对节白蜡第一园”,那里有几千盆精美绝伦的盆景全是用对节白蜡树蔸树桩制作的,这种树病虫害少、生命力强、养护管理简单、抗烟尘、耐瘠薄、无污染、适应力强,对土壤要求不严,各种土壤气候均适应生存,在最低气温20.3℃最高气温42.3℃均无不良反应,因此,在中国的北方和南方都可生长,成活率100%。”盆友的描述激起了我一睹为快的兴趣,我俩一同前往。
  进入园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笔直的道路两旁造型各异、千姿百态的对节白蜡组合景观。
    近观左边,经过园艺师数十载的精心栽培,修剪造型的大型桩景和景观大树,配以浓郁的中国古典风格的山石,俨然就是一幅以树为墨的山水画卷,令人震撼,让人忍不住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竟会有如此风姿绰约、卓尔不群的树!
    再看右边,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对节白蜡盆景,依然碧绿如洗、苍翠欲滴、生机勃勃、令人惊艳。有的主枝和侧枝成犄角之势,相互衬托,相护依赖,仰天凝望,既显端庄秀气,又现遒劲苍老,实为难得一见的精品;有得主干高耸,出枝很少,突显孤高姿态;有的枝干造型极为壮美,不求枯古,但求苍劲,庄严肃穆,坚毅挺拔,绝顶自然;有的树干凌空挺拔,跌宕有势,飘枝张扬奔放、清秀明快,树姿健秀,临危不惧,动态有势,气象万千;有的枝条或放或敛,或趋或收,主干铮铮如劲骨,树纹辗转如风霜印记,营造出超凡脱俗的气韵;有的根干扭筋转骨,凹凸嶙峋,古朴苍劲,笑傲苍穹。方寸间稳健的树根,粗壮的主干,千姿百态的造型,书写出对节白蜡历经的岁月沧桑;疏密有度、层次分明的虬枝翠叶看似柔弱,却处处透露着不可侵犯的凛然神态。满园皆是立体的画、无声的诗、鲜活的雕塑。真可谓:“粗材细养大师功,满园奢华靓丽容。”
          经盆景园的园主蔡平安先生介绍:“这是一种珍稀濒危树种,寿命可达2000多年,有'活化石'之称,可传承子子孙孙近100代人。对节白蜡盆景的养护管理简单,只要时当控制水分和施肥,注意调节光照和温度,适时抹芽和换盆,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了。”当时我就不由地惊叹它的奇特。出于对它的一种说不出来的佩服,还有的是它那端庄典雅的树姿迷倒了我,于是我便买下两盆带回家摆放在阳台上。买来的时候才冒出绿芽,但它苍老挺秀的树姿深深吸引了我。从此,我再也不玩以往的那些开花的树木,一门心思玩对节白蜡盆景,现如今在我家阳台上和客厅中摆放有十八盆对节白蜡盆景,它们应四季之变:春景清怡含笑,夏景蓊郁如黛,秋景萧疏明丽,冬景皎洁清寒。不仅为我的生活增添了四时不同之景,还装点了我的阳台和客厅,美化了我的生活。
        这就是我跟对节白蜡一见钟情的缘,对对节白蜡一往情深的恋,爱对节白蜡一心一意的愿,陪对节白蜡一生一世的伴,在农历小满麦类等夏熟作物灌浆乳熟,籽粒开始饱满的这天,许下我不离不弃的誓言,与对节白蜡共创如诗如歌的明天,小满有对节白蜡相伴,幸福就是这样简单。我爱对节白蜡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