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北方依然凉爽宜人,而具有火炉之称的江城武汉却己进入炎热的暑季。
        这不就在今年的五月十四日,武汉的气温一下子飓升到31℃。这一天是礼拜天又恰逢“母亲节”,上午老公和我一同前往武昌青山去陪伴父母共度节日。中午室内闷热无比,午后更是闷热烦燥,和我一起在客厅里拉家常的母亲见我俩额头满是汗水,她提议开空调,我觉得为时过早没同意。老公却不知道该怎么消遣这午后烦闷燥热的时光,总是在客厅里随处转悠,流露出烦躁不安的情绪。
                                     济南大明湖.jpg
  见此情景,父亲忽然想起庭院里的“风水树”,建议我们一起到树下去乘凉。这里其实是一方自然小天地,吊兰从墙头垂顺到墙角;墙角挨着吊兰是一小块地,黄瓜结了小嫩芽,还有粉嫩的小黄花;辣椒苗郁郁葱葱,也满是犹如白雪的小花;黄花白花的尽头是一溜排盆栽,仙人掌、夜来香、薰衣草······庭院围墙边挺立着一棵苍劲古朴、枝繁叶茂、浓荫罩地的参天大树。这棵树灵气洋益、卓尔不群,我依稀记得是父亲从江夏区庙山开发区武汉绿林园艺基地请回来的稀世珍宝——对节白蜡。父亲说它是湖北独产的“风水神树”。坐在树下不待多时,阵阵清风拂面顿觉暑气消除。我也依然记得这棵对节白蜡春季抽芽,新绿点点,清怡含笑;夏季浓郁,翠盖如云,蓊郁如黛;秋季叶黄,金风飘零,萧疏明丽;冬季落叶,曲干虬枝,皎洁清寒;而每一表现形式,不仅是景色的变换,还蕴涵了盆景艺术不同的内涵。这般优美的宜居环境能给人以最大的精神抚慰。“
  来不及细看每一株植物,却被这棵风水树所打动,生活从来不缺少美,却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懒惰的我,只关注着我在意的事物,总是叫嚣着要远走他乡,看看外面的世界,总认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却从没留意身边的美景。宁静的夏天,我们坐在风水树浓荫下,认真仔细的观赏着这棵娘家的风水树:美丽、娇艳、生机、活力、宁静、自然、祥和、镇宅纳气、驱邪避害、延年益寿······脑子里一直涌现这样的字眼,只言片语胜过长篇大论,你们的美真的让我找到了心灵栖息之地了。就这样静静观看着,对节白蜡,好优美的植物。这棵我在娘家时疏于管理的对节白蜡在之前一晃而过的记忆中,好像一直就是树干苍颜斑驳、枝干扭曲盘旋,树皮还皱裂如迟暮老人的脸。今天却“脱胎换骨”,悬根露爪、扭曲盘旋的老根虽然依旧苍老,但丛生的绿叶完全烘托了根盘的光芒,满眼的绿,满身的清爽,令我顿时觉得夏季如此凉爽,烦闷顿消。就这样看着对节白蜡神游,想象我在丛林鸣笛,山间听涛,信马由缰思绪犹如去外面的世界走了一遭。观赏对节白蜡,心放松了,眼光放亮了,学会思考了,能发现对节白蜡风水树之美了。就如我一直都忽略父母给的爱,其实我早该看见。
        这真是:风水树下好乘凉,风物长宜放眼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