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慕东

 
    我和老伴都是年逾古稀的老人。退休后便离开了已长大成人的子女和繁华的上海,回到了故居——武汉市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附近的城中村,过着清闲平静的田园生活。
 
    为了打发赋闲的无聊,我开始到花木市场观赏和购买花草盆景回家把玩,接着经人介绍后,我曾多次到武汉绿林园艺公司的园林基地参观,购回了世界珍稀濒危物种对节白蜡盆景艺和桩景、大树。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每天在院中栽树、种草、浇水、剪枝……功夫不负有心人,没用上多久,我家的小院便四季美景如画了。
 
<a href=http://www.duijiebaila.cc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对节白蜡</a>基地大树.jpg
 
    在夏季,当你迈入我家的院门,环顾四周,你会看到栽种的几百上千株小叶女贞,我们对其进行修剪,形成了齐整的树篱。注目院内,映入眼帘的便是三十多米长的绿色长廊,上面爬满了丝瓜、豆角、扁豆、葫芦和葡萄。它们的果实各异,几条大丝爪在绿叶的映衬下懒洋洋吊在架上享受日光浴;几十个大小不一的葫芦簇拥在一起,好像在享受天伦之乐的一家人;葡萄又是另一番景致,一串串晶莹剔透,有的像绿宝石,有的像红宝石,有的像紫色宝石,令人心旷神怡、馋涎欲滴。
 
    穿过绿色长廊,您会看到甬路两侧的草坪中的紫玉兰、桂花树、柿子树、香椿树、刺冬青树、红果冬青和柿子树等,它们浓密的绿阴形成了一座天然凉亭。尤其是两棵对节白蜡景观树苍劲古朴、傲然挺拔,一簇簇细叶碧绿如洗、苍翠欲滴;硕大的冠幅像两把巨伞,又像两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更像两个威武的哨兵,日日夜夜守护在庭园里,“保卫”我可爱的家园。置身树下让人倍感清新凉爽,像是到了天然氧吧。 在整个庭院里栽种的各类植物,营造出了一个闹市之中的田园式林园风光,使其呈现互异的景象,访客由此得以在一个花园环境里欣赏植物。庭院中的对节白蜡所呈现的盎伟岸气势以及常绿树叶的盎然生机,增强了我的住宅和庭院在繁华大都市别具一格的存在感。
 
    当然,最令人赏心悦目的是我家屋顶上的“空中花园”。面积有一百多平方米,四周环绕着整齐的铁栏栅,花园中央是一个方形的凉亭,老伴为它取名“白蜡亭”。亭子南面是一个大花池,里面全是栽种的花草;亭子东西两侧各支起几排长水泥板,上面摆放着对节白蜡盆景;亭子后面是三棵对节白蜡古桩景,像是卫兵,不畏严寒酷暑,日夜守护着空中花园。在阳光明媚的初春,登上空中花园,便有淡淡的幽香向你轻轻飘来,那是对节白蜡新芽萌发时的芳香,随处可见嫩叶初绽的娇艳笑脸。每当空中花园里的金银花、茉莉花、白兰花、月季花、杜鹃花开放时,便会引来成群的蝴蝶和蜜蜂到这里嬉戏、舞蹈。
 
    每当入秋时节,空中花园里的盆花更鲜艳夺目,大红的串红、金黄的菊花、紫红的鸡冠花、粉红两色的海棠花争奇斗艳。庭院中,金黄的柿子缀满了枝头,微风吹过,频频点头,像是在向人们致意,表达丰收的喜悦,又像是在欣赏园中美景而不时的赞许。
 
    整个庭院景观犹如一幅构制巨大的画卷,人随景转,景随人换,叠山之外,园中又因势散散落落布置一些石桌石凳、石桥小院,配上联对匾额,更有鸟啭莺啼、蜂舞蝶恋,恰到好处,点到人心,构成了美的和谐。这就是我的家我的庭院,两位古稀老人的托居之所,一个被五光十色包围的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