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袁毅  陆琳

 
    在阳光和煦,春暖花开的三月十四白上午,我们走进家住武汉东湖风景区陈慕鹏老人的小庭院,采访这位老顾客。小院里的对节白蜡盆景己吐出新绿,嫩叶在阳光的照耀下油光发亮,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让人神清气爽,流连忘返。当陈老得知我们的来意后,顿时特别兴奋,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讲述起他与盆景的故事。
 
基地<a href=http://www.duijiebaila.cc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对节白蜡</a>盆景.jpg基地<a href=http://www.duijiebaila.cc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对节白蜡</a>盆景.jpg
 
    我今年75岁,是一个盆景爱好者,对盆景和书法都十分喜爱。退休后,我便开始养花种草,起初我只是玩些月季、茶花、梅花、兰草之类的,虽是孤芳自赏,但也修身养性、心情舒畅、怡然自得。
 
    后来,我摒弃了过去闭门观花养草的养生观念,萌发了自己栽培盆景的念头,我要变养生为健身,变观花弄草为亲手制作,向高雅、富有情趣、陶冶情操上下工夫!于是,我利用自家周围有山有水的优势,翻山越岭挖树桩,四处搜寻找奇石,常常弄得满身泥泞“狼狈不堪”。几年下来,虽然在家里的小院和阳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盆景,但是这些盆景却难以表现出细腻清新的自然景观,没有诗情画意之感觉。面对这样的盆景,我心里特别郁闷,这些年来自己玩盆景得到了家人的全力支持,我栽培的盆景却毫无艺术特色。
 
    随着年龄的增加和体能的下降,我已无心上山挖桩制作盆景了,但我又不甘心就此收手不玩盆景。在那段时间,我的心情特别纠结。
 
    一位朋友得知了我的心思,便对我说:“要玩盆景就应玩高档珍稀具有收藏和传承价值的,自己制作不好可以去买,你不妨到我家去看看那几盆对节白蜡盆景的景观效果如何?”我到他家看到的那几盆对节白蜡盆景,简直可称精美绝伦,那种如诗的感觉,如画的意境中所蕴含的情趣耐人寻味,就像诗话里所描摹的能给人以美感的意境,让我震憾惊叹,眼界大开!我情不自禁地打听这些盆景来自何方?
 
    朋友告诉我,这些盆景都来自于武汉绿林园艺公司,这家公司是中国对节白蜡的开发者和推广者,他们率先利用对节白蜡制作盆景并将它推向市场,到今年己有了二十四年历史。该公司在武汉江夏区汤逊湖畔建有制作盆景和景观大树的园林基地,储备有2000多盆高档盆景和1000多棵造型景观大树,被人们誉为“中国对节白蜡第一园”。你何不去那里买几盆盆景回来把玩呢?”我便迫不及待地请这位朋友陪我前往“中国对节蜡第一园”。
 
    进入园内,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摆放整齐有序的对节白蜡古桩盆景,有的主枝和侧枝成犄角之势,相互衬托,相护依赖,仰天凝望,既显端庄秀气,又现遒劲苍老,实为难得一见的精品;有的是主干高耸,出枝奇巧,突显孤高姿态;有的枝干造型极为壮美,不求枯古,但求苍劲,庄严肃穆,坚毅挺拔,绝顶自然;有的树干凌空挺拔,跌宕有势,飘枝张扬奔放、清秀明快,树姿健秀,临危不惧,动态有势,气象万千;有的枝条或放或敛,或趋或收,主干铮铮如劲骨,树纹辗转如风霜印记,营造出超凡脱俗的气韵;有的根干扭筋转骨,凹凸嶙峋,古朴苍劲,笑傲苍穹。方寸间稳健的树根,粗壮的主干,千姿百态的造型,书写出对节白蜡历经的岁月沧桑;疏密有度、层次分明的繁枝翠叶看似柔弱,却处处透露着不可侵犯的凛然神态。满园极富时代气息的力作,无不令观者感到情绪激昂,奋发向上。
 
    我毫不犹豫地购买了六个盆景带回家中,从此与对节白蜡结下了不解之缘。此后我又多次到“中国对节白蜡第一园”购回盆景,让自己制作的那些花草盆景逐渐退出了我的庭院和阳台。我每天放在盆景上的时间达两个小时,每日里给盆景浇水、除草、修剪是我一天中最忙碌却又最开心的时刻,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感悟到它与我的生命之间发生着“无声胜有声”的心灵沟通!让退休生活充满了乐趣。如今我的小院里和阳台上的那些对节白蜡盆景,如一幅幅立体的自然山水画,又如一首首无声的诗,展示着盆景真正的艺术境界,让人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中,心情瞬间放松下来,生活情趣陡增。节假日里,还可邀上三、五好友品茶赏景聊天说地,交流把玩心得,切磋盆景技艺,提高自身修为,真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在陈老的家中,笔者还见到了一些挂在墙上的和放在书柜内、摆在书桌上的书法作品。原来除了玩盆景,陈老每天也会抽出一定的时间来练习书法,行草书法显得“功底凝毫尖,落笔生云烟”,字如行云流水,颇有匠气与水准。他笑说,这些都是经过自己的艰苦练习得来的。幸福的笑容,透露着老人快乐的晚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