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与伦比的对节白蜡盆景

 
                                                                                                                            文:艾树仁 苏常哲
 
       我俩都是武汉人,分别居住在汉阳和武昌,在上世九十年代,先后从省属地质单位退休后,闲暇之余爱上了对节白蜡盆景,从此,与对节白蜡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自1995年起,我国的盆景刊物和荆门日报、湖北电视台等新闻媒体相继对中国首家对节白蜡盆景园——京山小花苑花木盆景公司,对节白蜡的开发者蔡平安进行报道,且浓墨重彩,精心展示。为探其真伪,我俩相约结伴前往京山小花苑花木盆景公司,进入盆景园内实地观察考证,尔后又多次前往该园参观欣赏精美绝伦的对节白蜡盆景,从而使我们对世界珍稀濒危树种对节白蜡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直观、清晰的认识。
 
    对节白蜡树形优美,盘根错节,苍老挺秀,观赏价值极高。其叶型细小秀丽,叶色苍翠,树节稠密且垂直对称,耐摘叶,耐修剪,极好造型,是制作盆景的最佳材料之一。 树质细腻、结实,色泽乳白、光亮,也是根雕的最佳材料之一。对节白蜡树枝茂密,庄重典雅,春季碧枝绿叶、娇艳欲滴,夏秋枝繁叶茂、绿荫盖地,冬季曲杆虬枝、苍劲古朴。对节白蜡的生长缓慢,但是寿命极长,树形也是相当的优美,仅为湖北独有,且数量很少 ,极具收藏价值。因此一直以来都被园林、盆景、根雕行业所偏爱。下面,我们想针对当前对节白蜡盆景的发展,谈谈自己的看法。说话不一定能生效,重要的是把它说出来。
 
    在切入正题之前,还想说一下我们对对节白蜡盆景的印象,以及它对我们的影响。记得刚对对节白蜡盆景感兴趣时,除了各种媒体对京山小花苑花木公司盆景公司的报道给我们以强大吸引外,该公司率先利用对节白蜡制作的盆景也让我们脑洞大开。20多年前,我国的对节白蜡盆景发展还不像现在这样迅速,盆景艺术也远较今日落后,而小花苑花木盆景公司制作的对节白蜡盆景作品,却已领先达到了:制作精良,养护精湛,盆器上乘,几架考究,造型精美的水准,在“艺术”层面明显与原产地同行的盆景拉开距离,所以非常吸引我的目光,几乎,只要在刊物或物会上出现这家家公司的对节白蜡盆景作品,我们都会反复欣赏,认真揣摩,并认为他们的普遍水准在中国对节白蜡原产地同行之上。就整体论,时下湖北地区的对节白蜡盆景艺木在我俩心里的排序仍是武汉绿林园艺第一。因为,二十多年下来,虽然湖北的对节白蜡盆景产业与经济发展几乎同步,迅速崛起,无论数量还是品质,都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并且到目前为止,仍呈上升态势。但在养护技术、制作细节、年功、盆龄等方面,仍与武汉绿林园艺存有不小距离。
 
       历经二十多年时光,我俩己由一个满目新奇的爱好者,变成了稍具经验的收藏人,对对节白蜡的认知和审美都已发生改变的基础上,再来反观对节白蜡盆景,感受当然会有不同。在此,不妨以我们在网站上所看到的一些广告和作品,作一解析。
 
       最真实的感受是,看完网站上发布的那些信息和作品后,我们感到失望,不客气的说,无一佳作,却自吹自擂,自我标榜“制作盆景技术精湛,盆景作品精美绝伦。” 有个公司成立不满12年,却大言不惭地宣称“专业从事对节白蜡种植栽培造型25年,有丰富的对节白蜡栽培造型经验。”据我们实地观察,这家公司没有制作过对节白蜡盆景,只是贱买贩卖对节白蜡大树和下山桩而已。还有一家公司制作对节白蜡盆景还不到十五年,竞敢吹嘘“是中国对节白蜡盆景开发者。”其制作的盆景作品,就是照搬照抄摸仿绿林园艺的作品样式制作而成,既不上档次,也不成看相,更谈不上盆景艺术。在我们看来,它不过是一棵工艺复杂、颇有气势的盆植而已,除了让人赞叹它的制作工艺和养护手段外,余者,无可告美。
 
      而这种倾向非武汉地区对节白蜡盆景界独有,湖北其他地区的盆景发展也正在向此靠拢、蔓延,尤其在对节白蜡的原产地,在刚刚起步的公司中间,此种情状更为凸显,愈演愈烈,终成潮流,蔚为大观。这是盆景艺术界的一种“怪病”,而该“病”的核心指征和目的是,渲染、美化、提升自己公司的形象。如若让此“怪病”漫延开来,必将导致对节白蜡盆景造型僵化,样式趋同,无自然神髓。千万不要小看这一点,仅此一点,便将它们与“艺术”拉开了距离。好比一个模仿秀演员,在付出极大心力、穷尽种种手段以后,仍与模仿对象存在距离——再像也不是。
 
       此病如何疗治?要我们说,方剂很简单,只有两味药:走向自然,与之融汇;谛听内心,慢慢沉淀。只有观察细腻、表现精准,感情真挚、感受充盈,那种由内而外的触发制作出的盆景作品才会打动观众。只是,说来容易,做到极难。而且这两者,都与“经济”并无太多关联。赚钱再多,在这也派不上用场。此即本末之辨。颠倒过来,便是目前业内现象之种种。
 
    就此而言,我们以为,目前的对节白蜡盆景,已沦为地道的手工艺品,走入了模式化加工、制作轨道,与艺术精神背道而驰,去大自然也愈来愈远。我们这么说不是哗众取宠,故作惊人之语,也不是有意“颠覆”、“挑战”,去制造什么吸引眼球的话题,而是平心静气,以事实和作品为据,与对节白蜡盆景人坦诚交流。
 
     在我们本意,以观赏绿林园艺的对节白蜡盆艺术为由头,说出久在心里的话,对今日蓬勃热闹的对节白蜡盆景发展稍作提醒,可同时又觉自己可笑,因为以我们的觉知,这些话,说了也是白说,除了遭受白眼、不屑甚至反击以外,再难收获别的什么了。
 
    对节白蜡虽为原产地人们生活当中最朴实的树种,却能成为盆景艺术家蔡平安先生抒发情感、表现艺术神韵与意境的载体。当他把对节白蜡与盆景艺术相结合的时候,碰撞出了夺目的火花。在这里,一个寻常的桩材,都能赋予它非凡的艺术生命。二十多年来,武汉绿林园艺利用对节白蜡制作的盆景作品,曾先后多次参加国际国内重大展会,每次都能够技压群雄、赢得评委一致认可,屡获国家和世界大奖。在此,我们将二十多年来前往该公司,用照像机和摄影机记录下来的精品盆景和大家分享。
 
1深谷春鸣.jpg
 
  这是一盆获得国家金奖的作品,一幅美丽的自然风景画,山势环抱,险咬幽深,苍劲高悬,水溪涌流。布谷鸟的春鸣在山谷中回响,给人以“看山情酒于山之俊,观海情洒于海之美”的享受,咫尺盆矶,诗情画意尽收眼底。
 
2时代的呼唤.jpg
 
    这也是一盆获得国家金奖的作品,对节白蜡特有的古朴枝干,青翠欲滴的对节枝叶,演绎出自然之美、朴实之美、脱俗之美。小小桩景,可窥世界与未来,令人不禁沉浸在其构建的大自然美轮美奂境界中,流连忘返。
 
3流云飞渡.jpg
 
      盆中稳健的根基,粗水的隆基加上扭拧多曲的树干,斜刺里飘出一横枝,展现出相当特殊而又自然的景观,它那潇洒之姿,宛如流云飞渡,给人以豪岩雄劲之感。整体看去,田间野趣无限,似乎听到鸟儿在枝头歌唱,给予观赏者心灵的安和,更有美不胜收的感觉。
 
4蛟龙探海.jpg
 
    根基尤似龙头,树干宛如龙身,自然虬曲,色泽如铁,枝叶叠翠,腾空欲飞;观高架托盆,蛟龙腾飞欲归海,看妙趣横生,苍劲古朴展雄姿。令人百看不厌,流连忘返。
 
5笑傲沧桑.jpg
 
    这是一盆获得世界银奖的作品,老朽的粗干,露出深渊的洞窑。树皮全然剥落,外观似乎己无生息,然而却仍枝繁叶茂,其生命力的强劲,整体姿态的雄浑挺拔,颇有风雨不畏的勇者风范,令人折服。干皮及枝姿展现出唯有历经过岁月沧桑千百年的古树才具备的特殊风味。
 
6横空出世.jpg
 
    这是一盆获得世界金奖的作品,以对节白蜡配合龟纹石而成。主干向右横斜而出,构成一副强劲有力的动势,又起到了平衡左右的作用。绿嫩的枝叶与苍老的树干形成鲜明对比,孕育着极强的生命力。纵观全局,树岸为石,水际为虚,山石缀于其中,犹如缓慢起伏的山丘,树与石主次分明,左右呼应,溪泉占整个画面三分之一。空白显示了作品广阔无际,一任自然,因而气韵流动,空中传神,给人有一种疏岩自在,飘飘欲仙的美感。
 
    这些都是我俩自己最喜欢的对节白蜡盆景作品,相信认真欣赏的你,也己体会到了武汉绿林园艺制作的对节白蜡盆景散发出的无穷艺术魅力!
 
    我们更希望今天的盆景人,能像绿林园艺那样用现代的眼光,赋于对节白蜡新的生命,依然都可扬帆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