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节白蜡树石盆景发展不禁令人回望!影响也不如以上两位广远的盆艺家单列一题,试作评析,是因为在面对他的作品和与其交流得见系列作品照片时,我都感到了一种惊喜,一种久违了的激动又在心中泛起。

0023HEA2zy73JvvQLrOa8&690.jpg

蔡先生的作品初看并不如何出奇,没有使人击节、让人错愕的嶙峋古树和名贵石材,也无浩杂繁复、极尽变化的谋篇布局,惟几株自培小树和数块普通坡石以人们常见的姿态在盆土中伫立,并不怎么招眼。然静心观察,细细体味,在那些貌似常规实则极为凝练大胆的枝片构造中,在略显细碎但又颇为质朴自然的坡脚石块里,一种浓郁高古、落落寡合的气息,一份不合流俗、独辟蹊径的探索,一种既强烈又独特,然而却是以深厚、静默、幽闭姿态呈现的树石景观,在几架之上,在盆盎之中,矗然挺立,生气流转,既吸引着你,又似乎在拒绝着什么……在这里,技法已不是那么重要,甚至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唯觉造化之神、自然之气在充盈,流动。作品中,一枝一叶,一树一石,无不牵涉着创作者对自然的综合和理解,反映着独特的审美感受与情致抒发。而这一切,怎不使人为之击节,且咏且叹!
 
下面,欲以赵庆泉的水旱作品与之比映,或可更见个人风貌。如果说赵作以温和、中正、优美见著,更具人间情怀和温暖诗意,因而受到不同阶层、不同职业人们喜爱的话,那么,庞作则以静谧、含蓄、深邃显长,走的是一条清幽冷僻之路,其特有的沉厚意韵和超迈风致既不可仿效,也无从追随,在赢取个性抵达深刻精纯的同时,失掉一些掌声原也在意料之中。相反,对于那些经常受到热烈追捧的作者和作品,我倒常投以怀疑的目光。恕我直言,树石艺术目前虽从者甚众,论说研讨甚多,但真正独出机杼,可供圈点、可资借鉴并可引以为资源进行生发创造的,除赵先生而外,实在屈指可数。其后虽有仿效并也“成功”者,其实未能越其藩篱,追随罢了。亦有探索、创新云云,初看清新别致,倒也可取,但终因气象单薄,格局促狭,以至流于机巧,不足为范。而庞先生的出现,却给我们带来了惊喜,原来树石也可以这样做,也能够做得这样好,确乎使人振奋。君子和而不同,我们要的就是这个不同。
 
庞燮庭的作品虽未以文人树、文人盆景冠名,也未采用“文人树”惯常所见的形态,但从精神流露看,却恰如其分为我们呈现了一幅沉静孤高,带有鲜明个性特征,决不与他人似同的心灵景观,与时下渐次出现的以“文人树”名之的作品相较,反倒更具文人清僻、雅洁、孤标、高蹈之风采,堪为标程。
 
当然,深邃意境的真切传达并非意味着作品已臻完美,从个别作品图片看,坡脚配石虽极自然,却稍有琐碎之嫌,且与盆土、树木的衔接不够紧密;土、石、树的比重调节,也即整体构成上还尚有推敲斟酌的余地,此二点,与赵庆泉作品中的土石排列和结构处理对照,当会看得更清楚。
 
板凳坐得十年冷,方才会有今日气象。这当然不是什么策略和计算,否则干什么都会比这快得多,也实惠得多,而是源自心性与热爱。也惟此,才有可能换来艺术上的生动和沉实。就象奥地利诗人里尔克说的那样:“不能计算时间,年月都无效,就是十年有时也等于虚无。艺术家是:不算,不数;象树木似的成熟,不能勉强挤它的汁液,满怀信心地立在春日的暴风雨中,也不担心后边有没有夏天到来。夏天终归是会来的,但他只是向着忍耐着的人们走来……”
 
由此看来,艺事确乃寂寞之道。利与名不过是艺术真正成熟后的附着之物,原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只不过在今日商业大潮的袭涌下,越来越多的人都把眼睛投向了这一亮光。如果不把它当作目的,也无可厚非,毕竟,谁都想藉此获得承认,证明价值。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微妙,往往欲速而不达,你可以声名远播,商业成功,但你的“敲门砖”——所谓艺术,却未必经得起时间检验和明眼人推敲。
 
以上实际是以三位盆艺家的创作实践为由头,约略谈了对水旱艺术、文人树、松柏题材、舍利干制作及树石创新等几个具体问题的粗浅认识,既是谈人,亦是说事,因为愚以为,人与事实不可分。而以上三位盆艺家恰以自己卓越的实践——犹如晶莹钻石上的锋锐折面——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盆景发展进程中的若干眩目光芒。完全可以想见,设若这样的锋面不断出现和增多,那么,呈现于我们面前的这块奇异的石头,亦将会不断地生长变化,散发出愈加璀璨迷人的光华。
 
最后,既画蛇添足也深感必要地赘上一句: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挥斥方遒的书生意气和胆大疏狂的文字激扬,并不能掩盖自己盆艺专业的鄙陋,和内心因之而产生的某种张惶。之所以还这般执意而为,其实只是想把在心中激荡了年余的有关他们的认识与感受进行一番梳理,同时也以此,作为一份就教于方家通人的入门考卷,呈请他们阅改。
 
盆景行业近几年取得了较快发展,市场交易活跃,展览等相关活动丰富多彩,爱好者数量增加,盆景技艺也得到了快速提高。但在盆景界,盆景求“大”之风也愈演愈烈。
 
“我的盆景这么大,树桩有上百年了,怎么就比不过那个小盆景?”在一些评比活动中,有人产生疑问。不可否认,目前,大型盆景的市场价格越来越高,因此也更具有收藏价值。但在盆景评比中,考察的是其艺术表现力。
 
盆景作为一个艺术门类,其考量基础应该是艺术水准,包括通过树木的修剪、合理搭配而营造出的意境。然而在当前的一些盆景评比活动中,大型盆景获奖的机会越来越大,更多的人在参加盆景展览时愿意将大型盆景送展。由于大型盆景参展比例的提高,其获奖几率也大增。所以一旦有评比活动打破了这个规矩,很多人就想不通,认为自己委屈。
 
盆景艺术讲求的是“小中见大”,讲究的是师法自然而高于自然,高于自然的部分就要用艺术手段来实现。盆景的市场价值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其艺术价值,但市场价值不能完全取代其艺术价值。
 
盆景求大之风迎合了市场目前的价值取向,而大型盆景的资源毕竟有限,盆景求大之风也使上山偷采树桩现象频繁发生。希望更多的展览对参加评奖盆景的体量进行限制,让盆景的艺术价值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让盆景行业得到可持续发展。
 
就象写实并非中国人的专利一样,抽象也并非西方人的专利,这从两个方面可以说明,你如果要问油画与国画谁更写实?那回答肯定是油画,所以写实不是中国人的专利。二十世纪西方的油画在比加索;康定斯基等画家的探索中由写实变为抽象。但这也并非是西方人的发明,早在抗日之初国民党政府的地质调查所所长丁文江先生,特邀瑞士地质学家安特生在中国考察地质的过程中,异外的发现并考察了中国的仰韶彩陶文化,那彩陶丹青所构成的抽象文样令人震撼,没有一件文样是状物写实的。丹青一词从此也成为了有史以来中国绘画的代名词。近代盆景又常常用诗情画意来自誉。可见各种艺术之间的相互借鉴和引用是由来以久的。
 
有盆友说我的写意盆景感觉象根艺,感觉象根艺也并不奇怪,因为艺术是在分化与综合中发展,每个艺术门类以及其中的各种艺术形式都不是闭关自守的封闭领地,而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只要具备了条件,它们都会从其他艺术中汲取营养,甚至与其它艺术相互融合而创造出新的艺术形式,使自己得到丰富和发展。否则,就不可能有现在的艺苑百花,也不可能有艺术的创新与发展。
 
学盆景要经常出去走一走,百闻不如一见嘛。“有知识不等于有常识,有常识不等于有见识。”
 
造景寄意是中国盆景之精粹,盆景题名是中国盆景的特色。(林凤书)全球的盆景长期活跃在民间,因为没有形成独立的学科,也就没有正统的学院式教育。以一种师徒传授的方式延续,容易形成定式。(台湾 杨修)目前的盆景创作,是利用绘画理论的定点透视和散点透视原理来进行布局,只有正面有美感,其它角度的美感较弱。因为盆景是立体的三维空间,必须以雕塑理论来构建盆景。(台湾 杨修)目前盆景只有一个面,这是错误的观念。都应以全方位的立体空间来布局, 使观赏者在不同的方位都有不同的美感。(台湾 杨修)盆景的美,不是由叶团、叶片所组成,而是美在枝干和肌理的变化以及由此交错出的空间而构建出的意境表现。(台湾 杨修)公式化的造型形式,导致许多盆景都大同小异,与自然界的树形相差甚多。(台湾 杨修)盆景翻盆换土不易按时间确定,而是针对树桩的具体情况而定。(黄建明)盆景收藏是以历史的眼光评判过去,以艺术的眼光审视现在,以发展的眼光开拓未来。(傅泉)事实上,不存在没有鉴赏的创作,更不存在没有创作实践的鉴赏。(黄羟)一件盆景应当是一段心路历程的体现,人没有完全相同两种心境,故也不会做出完全相同的盆景,因而每一件都显的弥足珍贵。(徐风)做盆景犹如做人,必须倾注全部心血,任何的疏忽都会酿成永远无法挽回的痛。 ( 徐风)流行柏树盆景,恰好表明我国正在攀登盆景艺术发展的新高峰,所以它的流行将是永远、永远的……(胡乐国)不能理解中国盆景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恐怕就是“匠”与“师”的区别。(冯如林)盆景最终的艺术效果,最高的艺术境界,都必须以自然美为基础。(赵庆泉)自培盆景素材与山桩素材相比,在成型时间、桩型控制、应用范围、意境表现、作品调整、市场开发等方面为盆景艺术创作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郑绪明)岭南盆景的独特风格是“近树造型”。岭南盆景的独特制作方法是“截干蓄枝”。(郑永泰)盆景是以文化修养为本,美学理论为指导,造型技巧为手段的视觉造型艺术。(曾宪烨)盆景文化的发展,不仅要靠艺术创作,也要重视市场开发。(王先生)盆景个性之美,离不开对树种文化内涵的发掘。(惠幼林)中国盆景至今确实尚无完整、独立的理论体系,不过干这一行也只能以务实为主。(钱塘叟)从简到繁是量的变化,从繁到简是质的飞跃。(李玉)中国画与中国盆景的关系最为密切,所以画论不可不读,名作不可不看。要培育对各类艺术门类的爱好,借以提高文学艺术修养和思想品味。(胡乐国)盆景作品的评比,说到底是文化上的较量。(胡乐国)运用好艺术辩证法,就体现出作品的水平和作者的文化艺术修养(胡乐国)。
 
中国盆景“源于自然,高于自然”。让作品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有着和谐完美的表现。
 
中国盆景必须追求自己鲜明的民族风格
 
今天的盆景艺术就应该体现中国的传统与现代观念相结合(胡乐国)盆景是文化,它和诗、书、画……一样,成了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胡乐国)2005年9月,中国盆景艺术家协会颁发最新10位“中国盆景艺术大师”:刘传刚、谢克英、张尊中、刘仲明、焦国英、郑建明、王如生、李仲鸿、徐昊、陆志泉。
 
舍利干、神枝的作用:使盆景的“过渡更自然、线条更曲美、色彩更丰富中国气派”的盆景就是:以深厚的中国传统民族文化为特色创作的写意盆景。(石万钦)没有传统就没有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江西。魏友民)分枝蓄枝造型法:“一枝见波折,两枝分短长,三枝讲聚散,有露也有藏”。(贺淦荪)单体树木取势布局法:“树分四歧,有短有长,势取向背,亦弛亦张”。(贺淦荪)动势盆景的发展方向:在深化单体造型的基础上走树石、丛林、组合多变之路。(贺淦荪)盆景艺术与其它艺术一样,是多层次文化修养的综合。(李尔重)“舍利干”和“神枝”是日本社会形态的产物。说到底,只是一种修饰树干的办法,决不是盆景艺术的全部,有用着处当自用。(江苏 宫树鼎)自然式盆景中的“大树与高山的双重表现”是一种失误。(山东陈洪奎)盆景题名不是贴标签。(北京石万钦)盆景评比到了立法按章的时候。(武汉余东生)盆景是一种因情造景,景中出诗,诗中出画的景、情、诗、画融会统一的立体风景画,这就是中国盆景艺术作品艺术魅力之所在。(夏著华)盆景不是简单地将树种在盆里,而是将树桩。构思和技巧种在时间里。(可津)盆景艺术的鉴赏过程实际上是盆景再创作的过程。(徐长启)对盆景展品做硬性规定,这种限制竞争的做法是不可取的。(陈曙光)艺术的发展有赖于艺术市场的繁荣,盆景的发展也不例外。(陈曙光)盆景是一类艺术形式,有其存在的“圈子”,实在没有普及的意义。(陈曙光)“盆景与盆栽”之争,实质是“面子之争”。(陈曙光)“宁短勿长”是树木盆景自始至终必须遵循的创作理念。(黄彪远)蔬剪、短剪、缩剪是树桩盆景修剪最基本、最重要的修剪技巧。(翟洪民)盆景艺术,应走多样化之路。(惠幼林)中国根艺的两种类型:自然型根艺和雕刻型根艺。(徐华铛)技术是为艺术服务的,技术不是艺术家的目的,但没有技术就无法达到目的。(王选民)盆景年功:“一寸枝条生数载,佳景方成已十秋”。
 
郑绪明先生认为:盆景是有生命的艺术品,是连续创作的艺术品,是可以改作的艺术品。
 
"自山下而仰山颠,谓之高远;自山前而窥山后,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郭熙《林泉高致》)松树雕刻的目的:改善残枝断干及截面的自然美形象;提高素材的利用率,变丑为美;改善过渡的视角效果。(王选民)“奔击式”盆景的出现,应是我国盆景界的一个创举,或许它将成为我国盆景艺术的一种新形式。(江苏,宫树鼎)维护盆景作者著作权已刻不容缓。(贵州,许德恭)山东高思明等认为:艺术的共通性与可容性,给我们的创作提供了无穷的空间。
 
"树是有生之物,添石则寿;石是冥顽之躯,有树则灵"。
 
福建黄亚恭先生认为:枝条的制作是创造中最多的艺事,是人力的体现,是后天的功夫,是提高艺术价值和商品价值的关键,不能等闲视之。
 
柯宗荣先生将根艺与盆景植物组合起来制作根艺盆景,效果很好。
 
福建林瑞温的经验:用根料繁殖附石桩材是创作附石盆景的捷径之一。
 
廖隽生先生认为,只要有“瘦”与“逸”的外貌和气质,都是文人式盆景。
 
石万钦先生提出:对盆景艺术进行现代性的阐释和运用,是实现从盆景大国向强国转化的关键。
 
荔浦唐华杨先生的经验:小苗捆绑莳养,快速培育大榕树盆景。
 
董祖淦教授认为:盆栽与盆景的本质区别在于有无艺术造型。
 
山东范义成先生提出:侧柏盆景有丰富的主题、神韵、内涵、文化氛围和创造空间。
 
广东张焕先 先生认为:作品风格求与人同者易,欲与人异者难。“异”就是出众的作品个性。
 
多看自然景观和古树,有利于盆景作品的创作。
 
董祖淦教授对“盆景”的定义:所谓盆景,是在中国古代盆栽、石玩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以树石为基本材料,通过艺术造型,在盆内表现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和人类活动的艺术品。
 
关于盆景欣赏:远观气势,近看功夫;赋景观以思想,给想象以翅膀。
 
广西梧州盆景界选桩要诀:"大头鼠尾有弯曲,老树嫩枝又短束”(yuweiqiang提供)盆景艺术大师贺淦荪教授概括湖北盆景的特点:“活泼的节奏,飞扬的动势,写意的效果,自然的神韵”。
 
盆景艺术与书画同理。书法讲究结构和气势;绘画讲究构图和神韵。盆景也是如此。唯有因势利导、匠心独运,融以书画之理,才能创造出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山东郑同国提供)胡乐国先生认为:松树创作应注重风骨的表现。
 
盆景普及的主要问题:盆景知识的宣传、政策管理机制的改善、规模化生产降低成本、用配件开发、流通障碍(运输、邮寄等)、规格中小型化、艺术品位大众化、专业化配套服务等。
 
韦金笙先生认为:业余盆景爱好者和痴迷盆景的企业家(群体),将成为中国盆景的中间力量,主导未来中国盆景艺术。
 
徐志苗先生认为:孤木式树木盆景的意境表现毕竟有限,而山石盆景则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盆景中的空间和线条是立体的、有生命的、不断变化的,使作品更生动、更丰富、更有表现力。
 
采用直线构造松景骨架,更有利于表现作品刚劲挺直的阳刚之美。(钱泽滨)关于雕刻、文人树、对待传统的讨论,是中国盆景艺术创新的大喜事,也是中国盆景文化进化过程的必然。
 
文化艺术的提高要靠经济杠杆做支撑,盆景的发展也必须与市场结合才是腾飞之路。(苏本一)盆景绝不可少的三种人:出类拔萃的获奖者;促进交流的企业家;愉悦心情的参观者。(苏本一)盆景,不仅是一朵艳丽可采的市场之花,也是多姿多彩的文化大餐。(苏本一)石不能言最可人。
 
梁志伟提出:“赏石,应该欣赏的是石头的态势”。"态"是静止的,“势”是流动的。
 
关于赏石:现代的“形质色纹”挑战传统的“皱瘦漏透”。
 
“年功”――是盆景作品成熟与否的重要标尺。
 
关于技法:“看不到的招式是绝妙的招式,悟不出的技法是高超的技法”。
 
关于继承与发展:“学我者生,像我者亡(齐白石语)”。
 
树桩材料没有人的艺术化创造,永远是没有灵魂的素材。
 
关于选桩:“没有不好的颜色,只有不好的搭配”(绘画语)。
 
盆景创作借鉴的原则:“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它为我用”,创作中国特色盆景。
 
盆景创作:千峰均异态,万树各有姿。要因景而异,突出个性。
 
用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对待传统,用现实主义的方法去对待创作。
 
盆景审美:审美观是世界观的反映。
 
盆景师法自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
 
在树木盆景中,杂木盆景因树种多、个性特征复杂、枝条变化莫测等因素被认为造型难度最大。
 
盆景人可以分为:园艺盆景人、学者盆景人、收藏盆景人、中介盆景人。
 
舍利干、神枝在松柏盆景造型中表现十分得体,也可应用到杂木盆景中。
 
意境美的前提是形象美。只有美的形象才能产生美的意境。
 
我国盆景讲究的诗情画意,就是像诗“言有尽而意无穷”,像画“画外有画”,而盆景则要“景外有景”。
 
舍利干的制作,被视为树木盆景制作最有难度的技艺。
 
大自然----是我们最好的老师。
 
中国盆景讲究“不露做手”、“宛若天成”,就是追求自然美。
 
“诗情画意”是中国盆景一个重要的审美特征,体现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接合。
 
中国盆景有法而无式。石无定形而山有定法。
 
按制作的目的不同,盆景可分为艺术盆景、商品盆景、园艺盆景等,它们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创作水旱盆景,要具备树木盆景的基本功、山水盆景的经验和较高的文化艺术修养。
 
定向培养作品:设计造型方案,定向培植作品。
 
关于几架:有树根几、枕头几、书卷几,方几、圆几、异形几,单几、双几、博古几等。要求工艺要古朴、线条要流畅、比例要协调、景物要呼应。
 
关于盆景组合:一盆二景三几架,三者融为一体,既相互协调,又相互补充。
 
盆景欣赏要超越视觉感受进入情感联想,移情于景,高于视觉之境界。这起决于欣赏者的素质。
 
中国盆景艺术,具有博大的中华民族特性,“借鉴”只能为我所用而不能削弱或代替“主题”。不然“中国盆景”在世界上就不复存在了。
 
自然主义和形式主义的盆景作品,是苍白无力的。
 
中国盆景,不仅要追求情感的表达,而且要追求步移景换、目移景变的多种表达形式。
 
意境,是检验盆景艺术的最高尺度。
 
盆景的自然美,是人工化、艺术化的自然美,并非自然原型。所以才溶入了更多的社会内涵。
 
规则型盆景是基于自然型盆景提出的,规则愈多作品愈完整,但愈能形成程式和枷锁。
 
盆景艺术是中华民族长期心智的结晶,是对世界文化的重大贡献。
 
意境,实际上是指能用心智去领悟的无限空间。
 
摆件配置:丈山尺树寸马分人。
 
关于盆景的养护时间: 快即是慢,慢即是快 ……
 
根雕艺术,是大自然造就的艺术。七分天然,三分人工。
 
盆景艺术,是一门聚绘画、音乐、造型、文学等艺术门类于一炉的综合性艺术。
 
先学做人,体验人生艰辛;后学盆景,抒放心底激情。
 
摆弄盆景,不仅对体力、脑力和心理是综合锻炼,而且具 有消躁驱疲、提神理气、静心养颜、修身养性之功效。
 
盆景是最好的中医药方。
 
钟爱盆景 ,延年宜寿。
 
品味盆景艺术,就是品味——自然、社会和人生……盆景是--- 无字的诗 立体的画 荡涤心灵的音乐 ……盆艺功夫在盆外。
 
玩盆景就是把合适的植物种在盆里熬年头。所以玩盆景就是玩兴趣、玩意志、玩修养。
 
四年前的暮春,我在花木市场上相中了一个柞木树桩,它是人们“一抢、二看、三丢手”丢下的一个废桩,之所以被丢弃,其因有二:一是无根,难以成活!二是时令已过,气温渐高,难以成活!
 
初观此桩,简直是树皮一块,但仔细审视却有不少亮点,分外抢眼:桩高近一米,收尖自然,排列于顶部右下方的两支天然舍利干高低有错,如刺天利锷;迎面,树干全部骨化,似雷劈电击后的金刚之躯;最宽处约50厘米,其背面、树皮鲜绿,水分充足。售桩者说,此桩原立于巨石之间,伐桩时,只能取干,无法留根,是块隔夜桩,十分新鲜。既然如此,无根也无妨。至于“时令已过”,只要养护得法,“气温高”未必是坏事,何况炎夏之前还有一个月的雨季,更利于坯桩的复苏。我决心“死桩当活桩养”,说不定能“歪打正着”。
 
买回桩的当天,及时栽植,既没有地栽,也没有盆栽,我在水果市场上买了一个大篾筐,置于每天只有两小时东晒的凉台上,用60%的炭碴加20%的青沙及20%的陈菊花土(往年种了菊花的盆土)拌成培养土。上好土,栽好桩,灌足水,数日后,将其背面围土至顶部,从下至上确保湿润以利出芽(待萌芽之后,逐步往下扒土)。
 
桩栽好以后,用喷雾器雾喷桩体,每天三至六次,由于植土特别疏松,篾筐也十分通气、透水,故绝无积水之忧。
 
不到一个月,树皮绿得发亮、起苞,嫩芽“呼之欲出”。六月,梅雨使嫩芽相继萌发,一天一个样。但是,到了下旬就停滞不动了。
 
七月,小暑、大暑接踵而至,百分之八十的嫩芽都枯萎了,所剩无几的也“垂头丧气”,我仍锲而不舍,一日数遍雾喷不止,遇上大风天气,夜里还起来喷上几遍。
 
立秋之后,枯了的芽又从基部新生,低头的又抬起了头。九月淅沥的秋雨,十月和煦的秋光,给树桩带来了无限生机,叶芽往上直冲了约5至6厘米。
 
那年正遇上暖冬,只用薄膜罩了一下坯桩就过来了。翌年清明,揭罩一观,叶芽都长成十几厘米的春枝了。尽管如此,仍不可大意,照样一日数遍雾喷不止。柞坯在篾筐之内,足足呆了两个春秋。两年之后,它的枝条长到了六十厘米以上,最长的约一米多、有大姆指粗,根须也布满筐底。成活,已确定无疑了。
 
第三年清明前我将它上了盆,用60%的陈年菊花土、40%的腐叶土拌和成营养土放入大号水泥盆内,再将柞木桩连根带土(留二分之一宿土)抬入盆内,灌足定根水再培上干营养土(盆内四周留2-3厘米的水口边)之后,抬置通风向阳处。浇水“干透湿透”,施肥“薄肥勤施”。
 
又过了一个寒暑,柞木桩今非昔比了,昔日的“树皮一块”如今屹立于盆缽之中,仿佛是位身着铁甲、高举利刃、气宇轩昂的大将军。它,老而弥坚,给人一种震撼,一种心灵的震撼,一种永恒的震撼!
 
四年多了,本人所花的心血和精力没有白费,可谓“精诚所至、柞皮成景”,然而,要使它成为真正的上乘之作,成为得意之景,至少还得五到六年的磨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