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在世上,一生也就这么一回,为不负此生,我百年只做一件事:用对节白蜡在大地上作画。 ” 这是武汉绿林园艺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蔡平安与我交谈时,让我感触最深的话。
  那是一个雪花飘扬的上午,我去观赏蔡平安的“对节白蜡精品园”的雪景。 我早就听说该园位于武汉市江夏区汤逊湖畔,面积约300余亩,园中大多是驰名中外的珍稀濒洈树种对节白蜡精品盆景和造型景观大树,那里的雪景很美。

雪景.jpg
  在繁华的都市,能有那么多盆景和大树?还让这片园林享有“对节白蜡精品园”美誉?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我下车后,慢慢向园林大门口走去,心如漫天雪花般飘扬,步入大门之前,我脑海里想象不出对节白蜡在雪中究竟美不美?
  当我步入园门的一刹那,就被眼前的奇妙场景所震撼!映入眼帘的是几千个精美绝伦、形态万千的盆景和桩景;千余棵造型景观大树,树叶虽已脱落却更显古朴遒劲,树冠冲天凌空、虬枝傲雪迎霜,足以让人震慑到时间与生命的所有。此景真是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寒冬时节的对节白蜡在湖水畔,园林中,婀娜多姿、凝霜挂雪、戴玉披银、如烟似雾,像朵朵白云,又似排排雪浪,直接蓝天,让人在恍惚间分不清天地的界限。仿佛走进了如梦如幻、如诗如画的仙境,进入了一尘不染的世界,纯净着世间的喧嚣和无奈。沉浸在那片不可思议的纯洁的白色里,心荡神驰,如痴如醉,不能自已……

<a href=http://www.duijiebaila.net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对节白蜡</a>雪景带水印.jpg
  这里的雪景独一无二;冰清玉洁的雪景;清澈见底的湖水,美不胜收的对节白蜡
  这里是盆景和园林艺术的殿堂,是诞生对节白蜡高档盆景和景点大树精品的揺篮;这里是它的主人对艺术执着追求的写照,是它的主人匠心独具的艺术结晶。从这片园林基地中,培育输送了不计其数的精美盆景和成千上万棵景点大树,让它走向了全国人们的家庭和城市园林景区。
  这片园林能如此风光无限,这片园林能让游人无不为之震撼惊讶!还得从它的主人说起。
  它的主人就是中国对节白蜡的开发者和领航人,京山小花苑花木盆景公司总经理、武汉绿林园艺工程有限责任公事长——蔡平安。
  是他早在1994年春创建了京山小花苑花木盆景公司,率先将长期被原产地人们当柴火,烧火煮饭、烤火取暖、围田拦牛的对节白蜡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开发利用它制作盆景,让它焕发了青春活力,让它从此走进了艺术殿堂。
  多年来,蔡平安制作的盆景,曾经在国际国内赛事中获得的大奖、金奖不计其数,他在对节白蜡盆景制作上匠心独运的技艺,震惊国内外盆景界,并赢得了对节白蜡盆景在艺术界的霸主地位。 尤其是1999年5月,他应邀参加举世闻名的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选送的三件对节白蜡盆景作品不仅全部获奖,还被昆明世博园高价收藏。在此次盛会上,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等领导人亲自接见了他。
  随后,又是蔡平安和他的团队经过多年的探索实践,发现对节白蜡树形端庄优美,千姿百态;树根盘根错节,龙蟠虬结;枝干苍老挺秀,刚柔并济;树叶细小秀丽,葱葱茏茏,如诗如画、立地成景。且抗烟尘、耐瘠薄、无污染、病虫害少,管理简单,无论是提根露爪还是大水大肥都适应。是理想的园林绿化美化树种,也是风景区、城区街道、行政机关单位、企业、院校和别墅庭院最理想的绿化、美化、净化树种。于是,他将对节白蜡大树运用人工物理手法,结合植物生理学知识,让每棵树都有自己优美的造型,形成形体、线条、色彩等自然美来创造植物景观效果。并利用大量的对节白蜡造型景观大树,先后在武汉东湖风景区、北京植物园、天津市迎宾大道、上海古城公园、河滨围城小区、山东潍坊迎宾大道、济南长清大学城等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打造的园林景观,全部获得成功。 他带领他的团队打造的每一处园林景观,不仅成活率均为100%,而且枝繁叶茂、风姿卓约、美伦美奂、景色迷人,给人一幅幅天然的山水画感觉,吸引着大批中外游客前往观赏,流连忘返。还有国内外园林界的众多专家学者及园林专业人员,也纷纷前往参观取经。让湖北独有的珍稀濒危树种对节白蜡,从千百年来“长在深山人未识”到“一朝成名天下知”。
  是他用南方树种对节白蜡在北方打造园林景观的一个个成功案例,从此推翻了“南树不可北移”的世俗偏见。
  是他用对节白蜡造型大树打造园林景观,改变了城市园林单一绿化格局,提升了园林景观品位,弘扬了中国园林文化,彰显了美丽城市个性,提升了园林景观品位,惠及了民生福祉。
  当我拜见他时,他笑眯眯地看着我,脸上尽是自豪和安详。 他从开始利用对节白蜡制做盆景至今二十三年来,每天忙碌着盆景制作和景观大树造型,忙碌着高档盆景和造型景点大树的推广;他与对节白蜡结下了不懈之缘,他己将对节白蜡融入了自己的生命;他要让越来越多的对节白蜡和景点大树走进人们的视野,走进人们的生活,让对节白蜡在五洲四海摇曳生姿。无论这份职责有多重,这项事业有多累,他都一如既往、坚持不懈。他为对节白蜡的生存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我相信,有了一种坚定的信念:“用对节白蜡在大地上作画”,有了一种对艺术终身执着的追求,生命就会更有意义——无论是树,还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