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年前的冬天,我家在一片荒坡地里新建了一栋坐西向东的土砖瓦房。在开挖宅基地时,父亲就把挖出的土渣全部挑走,放在宅基地的后面和左右坡地上,为日后栽树铺垫了一层厚厚的松土。
  第二年初春,父亲从山上挖回了六十多棵对节树小苗,栽在屋后和房屋左右,在大门前的两边也各栽了两棵,说等它们长大后,门前的可遮荫乘凉,屋后的可遮掩西晒,两旁的能遮风挡雨。
  瘦瘦弱弱粗不及一根筷子,高不到半米的对节树苗,在高墙下面,显得弱不经风,我心想,它们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还指望它们遮挡烈日风雨?!
  对节树小苗不语,在傍晚的微风中颤颤巍巍,像是黙许了我的想法。
  不到两个月时间,缓苗后的对节树苗,像一下子睡醒了似的纷纷萌发了新芽,小小的绿芽带着晨露娇嫩无比。嫩芽一冒出来,就止不住了,小小的枝条上长出了一簇簇嫩嫩的绿叶。
  下午放学以后,我常常绕到后墙边,看它们在夕阳下茁壮成长。我不知道这些嫩叶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每天,当我走近它们时,对节树苗似乎又长了,树干上的枝条似乎又蹿出了一颗米粒的长度;藏在枝干上的小针刺,似乎又多出了一对。新枝嫩叶碧绿如洗、苍翠欲滴,真叫人喜爱。
  忍不住让我看一眼再看一眼,似乎日子里所有的美好,都汇集在它们的嫩枝新叶里。
  看久了,小小的对节树苗的样子,仿佛像是一幅动态的水墨画,碧绿、娟秀,透着勃勃生机。但我猜不透它们将来究竟会长成什么模样?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跑到附近的一片大树林里去寻找观察大对节树。
  那里有几棵粗到几人才能合抱的对节古树,树上浓密的枝叶都好像被切过很多刀,是一绺绺的;它的果实很怪,尾部好像刺猬,长着许多软软的细刺,头部却又似薄薄的翼片;树枝上长着许多对衬的粗硬刺,像针一样。庞大的树冠遮天蔽日,浓浓的树荫下清凉无比。
  我心想,那些对节树小苗,若干年后也会长成这幅模样的。
  只几年功夫,几十棵对节树苗全都长到了两米多高,远看像一片绿色烟霞,近观似一颗翡翠明珠,胸径己有了酒杯口粗细,它们围着房屋组成了一个凹字形的小园林,整体极其美观,但单棵树身都是怪模怪样的!大门口的四棵树长的也是七弯八扭,郁郁葱葱,树冠已呈伞形。

<a href=http://www.duijiebaila.net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对节白蜡</a>桩景配图3.jpg
  父亲为何偏爱对节树?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一个夏天的晚上,父亲和家人在禾场上乘凉,我问父亲为什么在房前屋后单独只栽对节树?
  父亲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据说在一千多年前的盛唐时期,女皇武则天非常喜欢对节树,当时天下只有三棵,都被搜集在皇宫,栽在她寝宫的窗子外面和御花园内。那时,对节树的叶子很像人的手掌,树干像翡翠一样透亮光滑,特别是晚上有月亮的时候,对节树看上去就像一尊千手观音,武则天认为这是菩萨在守护着她,保佑她统治天下,所以对它们非常喜爱。武则天比较喜欢喝酒,她经常边饮酒边用酒浇灌对节树,天长日久,这些树竟然发出了宜人的香气。这样一来武则天更是对它们钟爱有加。于是,她就把对节树御封为国树。并传下口谕:除了她,任何人都不能碰这些树。但好景不长,有一年大年三十吃年饭,武则天又喝醉了酒,她突发奇想命令御花园里所有的植物都要在第二天早上开花,供她和大臣们观赏。第二天,对节树因对武则天的蛮横极为不满,拒不听令开花。盛怒之下的武则天命人把对节树砍成一节一节,然后又叫宫女把它全身插满绣花针,埋到了皇宫外面。但在埋的时候被湖北京山的一位商人路过时看到了,觉得好奇,就挖出几节带回家乡种养。这样对节树就一直在京山繁衍生息传承到了今天。
  听完这个故事,我明白了父亲偏爱对节树的原因,同时也知道了对节树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它是稀世珍贵树种,是庭院绿化、美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一种不可复制的珍稀资源和文化遗产, 具有重要的科学、历史和观赏价值。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对节树己长到3米多高了。这时,农村却掀起了“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运动。一个春日的上午,村支书带着“割尾巴”小分队来到我家,见到我的父亲就大声说:“您老也知道‘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运动正在深入开展,上头有指令:‘鸡子喂3个,鸭子剁老壳,桃树做柴火,对节树也不能放过’。我们今天是来你家割资本主义尾巴,帮你砍掉对节树的。”村支书的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割尾巴”队员挥刀欲砍门前的对节树。听此话见此情,一向老实巴交的父亲急忙进屋找出一把柴刀篡在手中拼命挥舞,并发出了狂狮般的怒吼:“谁胆敢砍我的对节树,我就和谁拼了这条老命。” 村支书碍于我的父亲是贫雇农身份不敢造次,只好“就坡下驴”带着“割尾巴”队员悻悻离去。
  随着对节树长大,我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心灵花园,它是我内心最隐密,最放松、最惬意、最理想的田园生活场所,也是一份持续增值的无形财富。
  春来,枝繁叶茂、苍翠欲滴、绿如烟霞的对节白蜡点缀在房前屋后,轻盈伶俐的燕子如约而至,成群结队地在梁间呢喃,平添愉悦生机;夏至,日光将满园婆娑的对节树影投射到地上、墙上,方位变幻无穷,投影或大或小,都成了一种惬意的荫蔽。秋天,缤纷落叶,染了瓦黛,动了心弦;寒冬,大雪纷至,树枝挂满冰凌,檐上多了冰晶,沁人心脾。
  大雨滂沱时的对节树和屋檐更美,天水顺着树干、沿着檐瓦淌下,如同天降妙音,淅淅沥沥、叮咚作响。
  随着时光的流逝,对节白蜡高过了屋脊,父亲觉得应在大门前增添一汪清水。于是,他带领我们利用一个冬春的时间,开挖了一口约半亩面积的鱼池。
  这泓池水,清澈、明朗,对节树倒影水底,有时宁静幽深,有时波澜荡漾;傍晚,柔和的月光在水中层层晕开,使得水面晶莹而又朦胧,它驱散了白天劳作的疲惫,给我们的心灵带来宁静。
  随着时代的变迁,父亲早已去逝,但他亲手栽培的对节树苗已变成了参天大树,昔日的对节树已被命名为“对节白蜡”;昔日的土砖瓦房变成了美伦美奂的楼房,庭院里、居室内还摆放着对节白蜡精品盆景……我也从少不更事的孩童变成了年过花甲的老人。
  房前屋后的对节白蜡伴随我走过了半个多世纪,我与对节白蜡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它们的陪伴下,我的晚年生活无比滋润。
  明媚春天,每天早上随着第一缕阳光起床,到院子里呼吸带着泥土芳香和对节白蜡自然清香的新鲜空气,在雾气迷迷蒙蒙,屋旁的小溪流过淙淙的声音中,看小院的小猫小狗互相追逐,几只小鸡悠闲地在对节树下踱着方步……
  晌午,一缕阳光洒在小院,微风轻拂,树影揺曳,苍翠欲滴。坐在篱笆小院里,在懒洋洋的阳光下,打一个小盹,迷迷糊糊中听到鸟儿清脆的歌唱。
  下午,沏一壶清茶,捧一本闲书,或是屋后种菜,或是庭前垂钓,或是邀三五知己畅谈……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傍晚,夜色静谧,繁星点点,门前鱼池里不时传出鱼儿跳水之声,从旷野传来阵阵蛙鸣,混合着对节白蜡焕发的幽香,轻轻的、柔柔的,醉了梦乡。
  炎炎夏日,看到我家对节白蜡的人都不由得驻足赞叹:“真美啊!”燥热的心,瞬间像是被对节白蜡的浓浓树荫伴着轻轻微风拂凉,渐渐安静下来。
  当秋风漫过头顶的天空,我家的对节白蜡,渐渐呈现出别样的神韵——淡黄,一点点从绿叶中泛出,像一片片金色的羽毛,也像一只只金色的蝴蝶,将夏天里凝聚的热情,一股脑儿诉说出来。如花非花的黄叶,成了长在房前屋后的一首抒情诗。
  当抒情诗片片退去,透出曲干虬枝,苍劲古朴、风骨傲然、坚韧不拔的屹立在楼房的四周,依然是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
  如此这般,叶儿绿了黄,黄了又绿。当初孱弱的对节白蜡,渐渐成长为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就像一片竖起来绿莹莹的湖水,可以静静地流进心田。
  像这样的田园生活,朴素而高雅,就像一位隐士,晨迎朝霞,暮送斜阳,采菊东篱,悠然南山。
  我不知道对节白蜡能存活多少年?但它的生命力委实让我吃惊。我从《中国植物红皮书》里得知,它的生命最长可达2000多年。这长的寿命,其它植物,怕是望尘莫及的。
  “庭树不知人去尽,秋春还放旧时华。多情唯有池中鲤,犹为离人护落花。”这是乡村田园生活中一道难以抗拒的柔和之美!舒适悠闲的生活环境,给人一种平和亲切的感觉。这样的日子,平淡又诗意。
  此情此景,不禁让我遥想起那个久远的午后,斟一杯清茶,看满园对节白蜡,望天上云卷云舒,又该是何等的悠哉乐哉!
  “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对节白蜡装点美化的田园生活,培养的就是一颗高洁的心,在一方雅致的田园里,营造出的就是空灵、清远、静穆、深邃、幽僻之境,林林总总的思绪此起彼伏,如同花开花落一般风淡云轻。
  岁月静好,愿你也有一处用对节白蜡装点的农家小院或乡村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