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节白蜡山水景观的组合景。对节白蜡水石盆景是再现山水式的园林,本于自然,但是又高于自然,把人工美与自然美巧妙的结合,从而达到“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意境。在传统的造园艺术中堆山叠石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凡园必有山石,离石不成园的佳句。

 
对节白蜡树石景观和山水景观是置石是以山石为材料,作独立性或附属性的造景布置,主要表现山石的个体美或山体局部的组合,它不具备完整的山形。中国传统园林崇尚自然,园林构图一般以山水为主,其他景物围绕山水来布局在园林中起着十分重要的构景作用。在现代园林中,山石也是不可缺少的造园要素,置石组景不仅有其独特的观赏价值,而且能陶冶情操,给人们无穷的精神享受。石玲珑剔透,有远古之意;石如抽象雕塑,有现代之感。千姿百态的置石丰富了园林的内涵。因而,置石在对节白蜡盆景中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武汉绿林园艺在石材的种类、选石的原则、置石与其他造盆景要素的组景等方面,分析了置石在现代园林中的造景手法。
 
园林景观正大力提倡以生态为主的园林。园林空间造景讲究生态效益,注意结合立地生态条件,提倡以植物造景为主,尽量少用硬质景观。山石是没有生命的建材,在现代园林中它并不是必不可少的物质要素,但由于置石组景具有独特的观赏价值,给人以无穷的想象空间和精神享受。因此,它在现代园林中也具有重要的构景作用。置石也应适应现代园林发展的趋势,以创造有生态效益的环境为目的,进行生态置石。置石常结合植物、水体、建筑、道路与广场、地形组成各种园林景观。
7青山恋.jpg
 
园林中作为主景的山石,常利用其名称、题刻,或与神话传说、历史故事、具有纪念意义的事件、活动相结合来造景,创造意境,使人们触景生情,情景交融,引人遐思。如北京市植物园中,利用30块黄石石料堆置纪念中日建交30周年[6],具有强大的感染力。
 
对节白蜡置石还可划分空间和组织空间,引导游览路线,丰富景观层次。例如用石做踏步、汀步,具有划分空间、丰富地面、水面景观和引导游览路线的双重功能。
 
 
置石与植物组景,用石来填充植物下部或围合根部,或用石衬托优美的树姿,二者互为补充,本来呆板、僵硬的山石线条在植物的点缀、映衬下,亦显得自然随意,富有野趣。我国园林植物种类丰富,与置石组景的植物常见的有:乔木类以松柏类为主,小乔木和灌木以竹类、紫薇、蜡梅、垂丝海棠、杜鹃、紫荆、紫叶李、南天竹、桂花、梅花、牡丹等为主,地被植物有花叶冷水花、宽叶酢浆草、天门冬、早熟禾、书带草等。景以植物为主,辅以置石,植物高低不等,大小不一,置石或立或卧,均合画理。
 
沿池四周散点山石是园林中常用的造景手法。置石与水体组景,并配以佳树,使石与环境融为一体,石块在植物的点缀下随意自然。山石的布置,不以聚为奇,不以一石见长,而是相互资借。山石隐现出没,该大该小、该掩该露、该起该伏,尽取自然之意。水体在浑厚的石块衬托下更显轻盈、活泼、明澈,水石相依的幽静环境,令人流连忘返。
 
水中可置石汀步,大小相间,有的高出水面少许,有的微隐在水面,使水面似分非分,活泼自然。置石与水体相结合还可表现出多种形态,如在河流溪涧,山脚下、山坡或池畔、水际,散点数石,若断若续,或横卧或直立,或半含土中均可;或曲或折,或立或卧,均得自然之态。
 
对节白蜡置石与建筑相结合,陪衬建筑物,可在某种程度上打破建筑物的呆板、僵硬,使其趋于自然、曲折。岩石可立、可卧于建筑前后,建筑一隅,配合不同的花草树木,从而形成各种佳景(见图5)。作建筑的台基,以增建筑之势;花木、山石散置于厅堂,可以在有限的建筑空间内引来山水画意,达到不出堂庭,坐观静赏,坐穷泉壑的美好境界;粉壁置石,如同天上的浮云,匠心别具;漏窗、门洞透景石,步移景异;花架、回廊转折处的廊间山石小品。
 
现代园林置石存在的问题
 
现代园林置石在继承传统园林置石理念的基础上,创造了新的置石风格特色,建造了众多现代置石作品,其中不乏美的佳作,但也有一部分是不成功的,存在各种缺陷,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布局缺少总体设计上的审美把握,显得堆砌罗列、杂乱无章、极不自然,缺少自然的意态神韵之美。二是盲目追求名石、奇石,盲目模仿,不顾环境的要求,照搬照抄,不能把置石与地形、建筑、植物、水体、铺地等有机结合,创造多样统一的空间。三是人工痕迹明显,无法达到“宛自天开”。四是不考虑环境大小,置石体量不当,或局促闷塞或空旷无物。五是刻意追求形状的肖似,导致置石趋于形象媚俗。六是置石的放置浮浅搁置,石组不够均衡稳定,缺乏自然感。七是视觉效果不佳,返工率高。